茄子app福利视频

() 附属世界,皇宫。

“哦,居然真的去了殷素素的世界一探究竟,也是,换做是我,也会耐不住好奇想要去看看。”

收到来自系统的消息提醒,夜时秋淡淡一笑,随即手一摆,将提醒窗口关闭,继续盯着脑海中那即将强化升级完毕的超级强化炉。

很快,他就要变得很强很强了。

…………

与此同时,倚天屠龙记世界,武当山后山。

空间一阵波动,买下并使用了一张通往此方世界穿越符的张无忌凭空出现。

这种突然就变更了地图的经历依旧让他无比的震惊,和这相比,自己所修习的乾坤大挪移里面的‘移形换影’根本就上不了台面。

不过。

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身着白色华服的张无忌,眉头微皱,扫视着周围的环境,他看得出来,自己现在是在一座山上,这山的风景还不错,很优美,看得人心情颇为舒适。

但他典当了许多明教的珍宝典籍,换来那么一笔数目可观的积分,还花了30个积分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欣赏什么风景,是为了看看这个世界和自己的世界到底相似到了什么程度。

就这么在一座不知道是哪的大山里待着,这算什么?

公主长裙美女户外lomo风格写真图片

张无忌抿着嘴,纵身一跃,跳到了一颗大树上,眺望远方。

别说,还真被他眺望到了一些东西。

在前面距离自己不是很远的地方有一排殿宇,看上去像是道家的大殿。

“有道观就有人,去那里问问这是什么地方,再打听一下这个世界的大致情况。”张无忌眸光微垂,在心里盘算道。

然后,他弹跳而出,脚踩植被,纵身掠去,一声声衣猎作响,风中鼓荡,似神仙中人。

大约过了半炷香的时间……

张无忌双脚落地,降落到了武当派的某个院子里。

虽然同样是武当派,但这个世界的武当派和他所在世界的武当派有很大的区别,所以他并没有认出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,想要进群和那位与自己娘亲同名同姓的群友聊聊,但她又没有在线,没有办法,只能先这么四处看看了,希望可以遇到一个能回答自己问题的人。

在一个个院内走着,走了许久,居然一个人也没有遇到,这让张无忌不禁怀疑,这座道观是不是被人给遗弃了,可是看这被清扫的很干净的路面,又不像啊?

张无忌有些疑惑。

“快快,各大门派来者不善,大师伯有令,令所有武当弟子去前殿戒备,以防不测,就差你们几个了,快!”

这时,忽然有一道非常急切的声音传入了张无忌的耳中,令他的脸色猛地一变,这里是……武当?

“嗖!”脚步迈开,快速躲进某个隐蔽的角落,看着那经过自己先前站着的地方,匆匆而去的几名道士,张无忌低着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几个呼吸后,他悄悄的跟了上去。

在他的世界,各大门派齐聚武当就只发生过一次,那就是为了逼问自己父母关于义父的下落。

难道说,这个世界也有这种事情发生,而且刚好是现在?

想到这里,张无忌的眼中顿时就闪过了一丝杀意。

虽然这不是自己的世界,正在经历这事的人也不是自己,但……就像是你遭遇了人生最大的悲剧,偏偏还有人把你的悲剧整理成故事,在外面表演一样,你能不生气,能不想杀人吗?

父母的死,是张无忌心里永远也拔不掉的一根刺,当时在光明顶,若不是考虑到大局为重,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无法将在场所有五大派的人杀光,稍有不慎,自己也会重蹈爹娘的覆辙,他早就把那些老混蛋给一百遍掉了。

他都已经想好了,暂时和五大派和解,等自己灭了元蒙,一统了天下后,第一件事就是干掉他们,自己要亲自带领明教的弟子,过一个山头,灭一个门派,把他们部杀光。

他们若不死,那对于日后自己建立的新王朝,也会是不小的威胁。

武林,说到底还是得由朝廷来管控才合适。

当然,那个朝廷必须是自己建立的朝廷!

在自己的世界,元蒙未灭以前,自己暂时不能对他们出手,虽然心里非常不爽,但为了大局,为了实现胸中的抱负,也只能这样了,但在别的世界……

“呵,就当是算账前的预热了。”张无忌冷冷一笑,心中喃喃道。

…………

此时,真武大殿内。

以少林和昆仑为首的各大门派正在对张翠山和殷素素进行逼问,想要从他们的口中知晓关于金毛狮王谢逊的下落。

其中,混在少林派队伍里的成昆更是不时的煽风点火,意图挑起各大门派和武当之间的剧烈冲突,以此来迫使张翠山承受不住压力,将谢逊的下落说出来。

谢逊不仅是成昆的徒弟,更是明教的四**王之一,在明教内地位极高,若是各大门派知晓了他的下落,然后一起出动去杀他,明教一定不会坐视不理。

届时,就演变成明教和各大门派的战争了。

明教自阳顶天死后,四分五裂,饶是实力依然强大,但同时对上这么多的门派也绝无胜算,而明教一亡,自己这么多年一直想要实现的愿望也就变成了现实。

那自己可真是要开心死了。

成昆心里美美的想到。

于是,他又开口说话了。

“阿弥陀佛,张五侠,你讲义气,不肯吐露义兄的下落,贫僧十分佩服,但忠孝仁义,仁在义字前。谢逊残害武林中不计其数的英雄好汉,丧心病狂,可谓人人得而诛之,你若要一味地包庇他,那对天下武林,对那些死于谢逊之手的无辜众人而言,你可就是不仁之辈了。武当乃名门正派,张真人更是人人敬仰的真君子,贫僧实在不忍见到武当清誉败于张五侠之手,更不忍见到武当山上兵刃相杀,血流成河。”成昆对着张翠山行了个佛礼,态度还算不错的说道。

只是,态度虽然不错,但这话一出,周围的人再那么一响应,张翠山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更难看了。

自己是不仁之辈吗?

虽然不想承认,但他的话……似乎有点道理啊!

“一派胡言,谢逊又不是我们夫妇藏起来的,他杀人也不是我们夫妇指使的,那些人死于谢逊之手,和我们夫妇何干,我们如何就不仁了?倒是你们少林,出家人讲究以慈悲为怀,你却一直在这里咄咄逼人,然没有半点得道高僧的样子,我问你,你的佛经都读到谁的肚子里去了?“殷素素看到张翠山那自我怀疑的样子,心里怒其不争,直接把他拉到了身后,自己站出来对成昆反驳道。

成昆:“……”

不给他说话的机会,殷素素继续说道:“你们想杀谢逊报仇,想夺到屠龙刀就来逼问我们夫妻关于他的下落,那我还想得到你们门派里的镇派武功呢,请问各位,你们能否把你们镇派武功的内容都念出来,让我们夫妻知道该如何修炼啊?”

这话一出,在场的众人都怒了。

“开什么玩笑,妖女休要满嘴胡言,这根本就是两码事!”

“居然还觊觎我们各门各派的武功,你这妖女简直该死!”

“哼,速速说出谢逊的下落,否则休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了!”

……

各大门派的队伍里陆陆续续的冒出了许多讨伐殷素素的声音,听得她冷冷一笑,就知道会是这样,不过你们能奈我何,还以为我是曾经的殷素素吗?

果然,下一秒,殷天正站了出来,对各大门派的冷声道:“你们想怎么个不客气法?老夫在此,有什么手段就尽管使出来吧,老夫接着!”

“白眉鹰王。阿弥陀佛,武当派乃名门正派,却和天鹰教结为儿女亲家,张真人,张五侠,你们当真要与邪魔外道同流合污,与武林正道为敌吗?”看了一眼那豪气干云的殷天正,成昆眼眸微缩,对张三丰和张翠山问道。

“天鹰教早已脱离明教,且从未参与金毛狮王杀人一事,这位大师言语间称之为邪魔外道,未免过分了。至于与武林正道为敌,我张三丰若放任诸位对我弟子肆意威逼,迫使他出卖义兄,有违义气,那才是真的与正道为敌。”张三丰转头望向成昆,对他说道,一双眼睛虽然看上去有些浑浊,但其中散发出来的精光依旧令成昆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。

当世第一高手,可不是开玩笑的!

“废话就不多说了,张真人,后学只问您一句,您是一定要包庇他们吗?”这时,昆仑派掌门何太冲甩了甩衣袖,对张三丰问道,语气并不友善。

“非是包庇,而是不许任何人不讲道理的对我爱徒肆意威逼!”张三丰毫不退让的答道。

“呼,既然如此,那咱们也只好手底下见真功夫了。”深呼了一口气,何太冲点了点头道,脸色很是难看。

他倒不只是为了屠龙刀,这的确是一个目的,但谢逊杀了他昆仑派弟子,此仇非报不可,纵然对方是武当派,他也要斗上一斗,再者,这里不是还有少林,还有许多其他的门派嘛,大家一拥而上,张三丰又怎么样,难道还能将在场所有的人都杀光?

等他真气耗尽的时候,他也不过是个任人宰割的糟老头子罢了。

“阿弥陀佛,张真人出自少林,武林中人皆说武当派武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今日,贫僧就要领教领教了。”看到何太冲发话了,少林方丈空闻想了想,在收到对方的眼神示意后,对他微微颔首,紧接着对张三丰行个佛礼,也这般说道。

很显然,他也非要知道谢逊的下落不可。

“呵呵。”听到空闻的话,手握拂尘的张三丰对他笑了笑,意味不明。

“慢!张真人,今日是您的寿宴,岂能让这群寻事生非之徒叨扰了雅兴,您请稍坐,就让晚辈来打这个前战吧。空闻大师,素问少林龙爪手乃天下一绝,今日就让老夫的鹰爪来领教一下大师的龙爪手。”殷天正上前一步,对空闻抱拳说道。

“阿弥陀佛!明教紫白金青四王,同气连枝,殷教主又位居那谢逊恶贼之上,想来武功十分了得,今日有机会能够领教,老衲幸甚!”听到殷天正的话后,空闻对他充满战意的说道。

如果说对上张三丰还是以人多作为底气,那对上殷天正他就真的不怕了,明教法王,吓唬谁呢?

“好,就请大师赐教!”

“来吧!”

“等等,爹,让女儿来领教一下空闻大师的高招吧!”两人就要交手,突然,殷素素身形一闪,挡在了殷天正的身前,微微回头对他说道。

“素素,爹来,你退下,少林方丈的武功不是你可以抗衡的。”殷天正白眉一皱,说道,然后将手搭在殷素素的肩上,就要把她推开,然而……

没能推开。

再推,这会儿用了点力,还是没能推开。

“素素你……”这结果让殷天正的心中充满了震惊,他开始传输一丝内力到殷素素的身体内进行感知,这一感知,他整个人顿时就惊呆了。

他的女儿,他的宝贝女儿,功力居然比他都强了,这怎么可能?

“爹,女儿近日有所机缘,待这里的事了结以后再同您细说。”殷素素对自家老爹笑道,然后重新将目光望向了空闻,抱拳道:“大师,如果您能胜过晚辈,那谢逊的下落,我们夫妻就告知于您,但若是您承让,便请您率领贵派弟子和这些借拜寿为名实来寻事的朋友下山去,可好?”

“好。各位可信得过我少林,信得过贫僧?”听到殷素素的话,空闻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下来,然后对周围各大门派的弟子问道。

对上殷天正,他有五成以上,不到六成的胜算,对上殷天正的女儿……呵呵,十成,这是要白送给自己谢逊的下落啊。

“大家不说话,那贫僧就当你们默认了。”见没有一个人回答自己,空闻说道,接着,将手中的禅杖交给了身边的弟子,说道:“殷施主,你不用武器,那老衲也不用武器,免得落人口实。”

“大师真不愧是一代高僧。”殷素素笑道,嘴角稍稍扬起一丝嘲笑的弧度。

竟然不用武器,这和尚比自己想的还要容易对付啊!

…………

跟着那几名武当道士来到了这里,潜入人群中的张无忌看到这一幕,眉头紧锁,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。

那说话的女人,他认识,群里有她的头像,其他的人通过他们的对话也基本能知晓身份,只是这一幕让他感觉很不对劲,心里说不出来的怪异。

灭绝师太怎么没在这,自己外公,啊呸,这个世界的张无忌的外公怎么来了,还有娘他,啊呸,这个世界的张无忌他娘,她是哪里来的勇气敢挑战少林方丈?哦,对了,她进群了,是群员之一,肯定得到了什么好东西。

还有他……

目光望向那个一直杵在那跟个空气似的这个世界的张无忌他爹。

张无忌很是不解,你在那干嘛呢?上啊,保护你的老婆和孩子啊,难不成真让你的老婆去和那大和尚比武,你在那干看着?

什么人啊!

我这个来自其他世界的张无忌都看不下去了。

似是代入了自己过去悲惨的经历,当看到这虽然不一样,但也非常相似的一幕,张无忌的心中猛地升起了一团怒火,并且越来越旺盛。

不行,他不能就这么看着,就当是弥补自己的一个遗憾也好,帮助群友也好,他都不能再做一个观众了。

他要出手,他要保护好娘亲,啊呸,是这个世界的张无忌他娘。

想着,张无忌当即在人群中喊了一声:“住手,让我来对付他!”

说完,纵身一跃,踏空而行十数米,落到了殷素素的身前。

看到这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俊朗男子,就要出拳的殷素素,脸上闪过一抹震惊之色,喃喃道:“是你?”

1